听到水壶砸地下的声音。

  三人同时看过去。

  辛悦还站在原地,死死盯着齐迹,不敢相信奖项就这样没了。

  颤颤巍巍道:“老…老板,刚才…”

  “闭嘴!”

  齐迹没等她说完,迅速开口,黑着脸:“赶紧把地收拾了,烧个水都烧不明白!”

  辛悦又蒙了,自己可是张扛鼎的情人,他这么对自己说话?把自己当丫鬟用?还训斥?

  “不用她,我来吧,年轻人做这种活没经验…”欧阳倩登时站起来,她从十几岁当练习生开始,就是老手,什么情况看一眼就明白。

  知道一定是她使的坏,如果不出意外,自己的奖都没了,是唐悠悠出现,才把奖拿回来,缓步走过去,埋怨道:“以后干活认真一点,怎么心不在焉的,弄一地,地摊都湿了…”

  辛悦听她得了便宜还卖乖,气的咬牙切齿,可当下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,还需要求老板,又道:“老…”

  “你先出去,我这里有客人!”

  又是没等说完,齐迹冷声开口。

  辛悦知道自己再说就会惹他反感,咬咬牙,恶狠狠的瞪了眼欧阳倩,扭头出去。

  齐迹显然不是傻子,他的做法也不是心血来潮,唐悠悠都一年多不露面,突然与欧阳倩出现,要是今晚奖项给了别人,不是打唐悠悠的脸?

  唐悠悠是谁?尚扬的老婆!

  至于对待辛悦的态度,则更了然。

  在娱乐圈看的久了,自然知道谁能嫁入豪门,以张扛鼎的生活状态,辛悦最多能维持半年,半年之后她是谁张扛鼎都未必记得,哪怕是现在,张扛鼎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,亲自来与自己通话。

  粗鄙一点说。

  哪有为了女孩,得罪妈妈桑的?

  再退一步,即使张扛鼎真的打电话,有唐悠悠在,也不能给面子,一方面公司之所以有今天是尚扬的投资,另一方面,当下新闻多数都是互联网,互联网是那两位的,那两位是王家的,尚扬又有王家持股,孰轻孰重他拎得清。

  “她好像生气了?”

  唐悠悠不懂她们有

  什么明争暗斗,或者以她的眼光看,辛悦还只是一个晚辈,并没觉得有什么。

  “不用管!”齐迹懒得多提,随后又笑道:“悠悠,孩子准不准备过百天?如果要过,你可一定要通知我,要是不通知,我让…我让倩倩发社交媒体指责你!”

  “可能不过,尚扬说不想弄得太张扬…”

  齐迹点点头:“也对,前一段时间发生了那件事,弄得太张扬不好,毕竟尚会长现在的位置比较特殊,很多双眼睛看着…”

  “呵呵…”唐悠悠一笑。

  隔壁房间。

  辛悦进入之后把物品一通乱砸,很生气、很委屈,明明到嘴的鸭子又飞了,白高兴一场。

  而这一切,都是那个叫唐悠悠搞出来的!

  “死女人、贱女人、烂女人,不就是勾引富豪勾搭到手了么?装他妈什么逼啊,还息影,你个烂货不一定哪天就被人踹掉!”

  “还跟欧阳倩在一起,一对贱人,你们两个加一起就是二、逼!”

  她一通骂,一通发泄,可还是觉得不过瘾,想到自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市井之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重生都市弃少只为原作者对井当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对井当歌并收藏市井之徒最新章节